目录
您目前所在:主页 > 新闻中心 >
新闻中心
互动访谈:变速器在汽车工业发展过程的重要作
作者:mg视讯    发布日期:2021-03-03 09:39


  高卫民:各位专家、来宾和同行下午好,一天的报告会,下面是最后一档节目,我们是互动访谈,我想下面最后一档节目呢,大概在一小时左右是比较轻松的,有什么问题呢,大家也可以提,我会请几位嘉宾到台上来,请他们对我们中国的汽车工业,变速器在汽车工业发展过程当中的重要作用,以及在变速箱上的技术发表他们各自的一些想法和见解。我也欢迎在座的各位同行,能够积极提出一些问题。中国的汽车工业呢在快速发展,变速箱技术也在快速发展,快速发展的市场和快速发展的汽车工业,包括变速箱技术的本身,使得自动变速箱有这样一个很好的机会,在中国的市场上来展露它的魅力。由于变速箱技术各个国家,欧美包括日本,由于很多历史的原因,产生不同的技术。这些技术在中国汽车工业,中国汽车市场快速发展的过程当中,怎么样的技术适合中国的用户,随着能源的紧缺和环境保护的要求不断提高,导致汽车变速箱技术有什么新的发展,是我们关心和讨论的议题。非常感谢学会给了我们这个机会,给了我们这一次互动交流的时间,让大家对这个题目进行一些讨论。

  我希望我们今天的讨论呢,能够对我们的一些汽车工业的决策,给予一些帮助和借鉴,也便于各位学者在研究各方面问题的时候,得到一些帮助。那么下面我想请几位嘉宾上台来。第一个是叶国弘博士,是采埃孚中国投资有限公司总裁。Rolf Najork先生,格特拉克公司集团副总裁。Martin Kruessmann博士,博世集团CVT业务部副总裁。吴立先生,吉孚动力技术中国有限公司总经理。葛安林教授,吉林大学汽车传动工程研究中心主任。

  今天我们要讨论的实际上是变速箱技术,关注变速箱技术的几个问题,动力传输,舒适性,节能,大家知道汽车有个发动机,但是发动机并不怎么理想,也就是说发动机并不能像想象的那样,让转多快转多快,不能让你想象的那样,让输出多少扭矩就输出多少扭矩。有一个理想的转速,或者有效的工作范围,但是汽车行驶过程当中,必须从零开始,一直到最高速度不限的,为了它有效地工作,必须有一个协调关系,所以必然有变速箱这样的元器件。随着汽车工业一百多年的发展,随着各个国家在发展过程当中,采用不同的技术,由此产生了我们大家都知道的常规的AT,AT从四速的现在到八速的,也有CVT,也有DCT,也有在MT上面发展而来的AMT,对中国市场而言,中国毕竟是发展中国家,汽车工业的发展,只有短短的改革开放三十年以后,才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对中国汽车工业来说,等到我们想发展的时候,实际上变速箱在世界各国的发展已经非常完善,而且有各种各样的类型。而每种变速箱有不同的特点,在这边我想请教一下叶博士,采埃孚有多种变速箱技术,您认为中国汽车工业,从变速箱角度而言,什么样的技术和类型,更适合我们这么大的国家,这么多的人,相对能发展起来的汽车工业,谢谢。

  叶国弘:采埃孚作为在中国第一家生产自动变速箱的外资企业,应该我们跟上汽的合作已经有一段历史了。从我们直到现在在成功地经营了很多年的自动变速箱生产之后,我们的感觉世界上变速箱不是只有一种,也不是说你就有一个变速箱,可以完成所有的问题。所以在此我觉得就是不管是对采埃孚来说,还是对我本人来说,变速箱这个题目,本来是百花齐放,百家争鸣,肯定有各种各样的发展。而且每个变速箱都有它生存的空间,这是我基本观点。

  高卫民:非常感谢叶博士,下面请问吴立先生,请吉孚的吴立先生谈谈,中国的汽车在发展当中,怎么样的变速箱适用,或者说只有DCT比较适用,为什么?

  吴立:我们自己有不同的变速箱技术,另外呢,我们也是跟高先生一样,我们在我们的变速箱技术,包括DCT,CVT等等,DCT当然了,是一种很好的技术。目前我们看到市场还是非常的多样化的,但是我们也看到市场中存在着对于不同的细分市场而言,也存在不同的趋势。比如说对于那些中型车,和对于那些高档车而言,DCT当然是一种趋势了,我们也看到自动档,自动变速器来自于外国和中外合作企业的供应商发挥着主导作用,对量的销售而言,是最大的。我们看到有一些中国市场中,也是在寻求新的解决方案,来找到一种更具有成本效益,更具有燃油效率的解决方案。除此之外我们看到,在这个细分市场中,在未来几年中,DCT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现在这个市场的趋势是非常开放的。

  高卫民:吴立先生也是比较表面化的讲了讲,怕推广他的DCT的时候,以后客户有什么不满意,或者怎么样。从我个人认为,我认为实际上确实是每个变速箱的技术,都有各自的特点。我刚才开场白的时候说了,实际上变速箱完成了动力传输,让人感觉开车的时候,感到更舒适,动力传输更完美。实际上体现了它的一种技术性能的一个方面,从今天的眼光来看,做一个变速箱的话,不能光关注于它的动力传递的舒适性方面,还要看它节能和碳排放。今天李博士的第一个报告,大家一定记忆很深,对于DCT的话,节能要百分之几,甚至到10%,也就是说由于变速箱本身的技术,导致了整个车辆过程当中的节能,而我们把这个责任全部交给发动机,似乎有一点不合理,也有点做不到。变速箱本身会在降低摩擦,提高效率方面起到很重要的作用。关于自动变速箱如何更好地起到作用,符合中国的乃至全球的排放的政策,这些工作呢,我想博士公司应该有经验,我想请Martin Kruessmann。 Martin Kruessmann:我问关于速度的问题的话,更容易回答一点了。当然了DCT是非常具有前景的技术,未来的潜力非常好,因为是一种新的变速器,我们知道有很多的驾驶员,需要更高的驾驶舒适度,在舒适度提升的同时,要降低燃油消耗和提升效率。所以在未来这方面的发展趋势,DCT能够发挥什么样的作用呢?我自己也很好奇,我们会追踪DCT的发展趋势,在博世方面,我们支持DCT的发展,支持软件的开发,还有液压系统,DCT技术是充满潜力的,但是也是非常复杂的,所以像液压,双离合器,还有校正,这些是需要管理的因素。所以我们必须要找到这些技术的解决方案,不得不说,应该CVT是一种更容易管理的变速器。

  高卫民:非常感谢。那我想当然变速箱不光是DCT了,也许我们把DCT谈的太多了点,随着技术的不断的发展,我想在上午的会上,我们也看到了吉孚公司的报告里面,谈了一个新的体系,叫KRG,我想再次给你个机会,因为我听了上午的报告,有很多疑惑。

  吴立:目前在车辆上一些样本车进行了校正,这些实验表明这些技术是可行的,我们需要找到市场需求在哪里,中国市场可能是一个非常好的机会,对于我们来说,因为我们看到在KRG方面呢,是非常简单制造的技术,功率很小,而且需要电气化,需要它的燃油效率更高,燃油消耗更小,所以这些需求都是中国市场恰好需要的,我们正好能够迎合中国市场的这些需求,因此这是我的第一个答案我认为中国市场目前还在寻求,在这个领域中,寻求最为合适的技术,而KRG正好能够满足中国这一细分市场的需求。刚才大家说过的那样,CVT可以提升驾驶员的驾驶舒适度,所以正好起到了这个作用。关于燃油消耗方面,我再补充一点,KRG也能发挥作用,我们提到KRG的解决方案,对于它的燃油消耗而言呢,燃油消耗是KRG里非常重要的指标,但是我们知道,要实现我们的燃油优势的话,要考虑变速器,考虑整个动力总成,要考虑这些不同的组件在整个动力总成之间的综合和组合和配置。

  高卫民:我想把问题提给在座的朋友,不做讨论,我个人认为系统从原理上讲没有问题,从报告里面数据也没有问题,问题在于我认为值得我们作为机械工程师关心的这两个作为一个环,到底能不能传输这些摩擦力,能不能按照车辆行驶的要求,在这么短的时间里面,传输这些摩擦力和扭矩,以及这两个作为一个环的可靠性和耐久性。我很久之前就到吉孚去看过,我当初提的问题,两年多了,在报告里面还没有看见。当时的报告只是用一个车来说,他们已经在可靠性上过关了,我认为作为我们工程师来说,吴立,这样的回答是不够的,再给你一分钟的机会,还有什么要辩解的。

  Rolf Najork:我们有各种不同的变速器技术,过去我们有锥和环的变速器,所以可以告诉你们,它的功能是不错的,我们发现了在燃油经济性方面,我们使用DCT,能够实现更大的燃油效率,我们也是发现KRG能够改善CVT的功能的,在锥和环的挑战,因为会面临材料选择方面的问题,而且钢的质量也会成问题,所以呢,当然了,使用KRG会有其他的挑战,总的来说,是可以应用于变速器的,问题在于成本是不是更低一点,取决于整个研发的速度和进度,还有目的的。

  高卫民:下面我提一个问题,由于新能源方向的存在,变速箱传动技术的话,有一个比较大的变化。可能是在混合驱动的过程当中,在传统的变速箱的概念里面,融入一个电机,很难说到底是一个驱动元件,还是一个传递元件。或者说由于电机的不断地完善的发展,所以电动车作为一个车的动力原料以后,它的变速部分,是不是会变得更简单,会更便宜一些,更有效一些。在变速箱方面,会有些什么样相应的变化,或者说哪些东西应该在中国市场上,应该给予关注的,谢谢。

  Rolf Najork:我认为这个问题非常好,这是一个非常关键的问题,对于所有的变速器的工程师而言,我们要想在未来进一步地实现我们的生存的话,就一定要关注不同的车辆的电动车,以及混合动力汽车的能效方面的趋势,对于我们的工程师而言,我们非常关注这些电动车,或者混合动力汽车的,对于变速器技术发展的影响。在不久的将来,我们认为我们并不会看到纯电动车的出现,但是呢,我们会看到有越来越多的混合动力汽车的应用。问题就是,对于这些未来的新的变速器的发展,这些混合动力汽车的发展,会提出什么样的要求呢,我们的变速器应该有什么样的技术变革来实现混合电动车的发展呢?我们提到未来的话,我们对中国市场的开发,有更多的AT产品,我们的问题是哪种技术最能够支撑我们朝着电动车和混合电动汽车前进的步伐呢?我们也是考虑了DCT是比较合适的技术,如果我们考虑到了后轮驱动的车辆的话,可能我们要考虑到不同的扭矩的比率,因此我们看到对于变速器的未来发展的方向而言,我想主要是取决于与具体的车辆相关联的。而且呢,我们觉得我们并没有一个一刀切的解决方案,并没有一个能够使用于所有的不同的电动车,或者是混合动力汽车的变速器技术,对于我们来说,会引入更多的并联的变速器技术,又能够进一步提升我们变速器的效率,对于电动车而言,我们会看到在电动车,尤其是纯电动车出现之后,不再需要变速器的这种情况下,我们会看到竞争也会日益地激烈起来,人们也会想要进一步减少电动车的尺寸,他们想要使用更多的电力,而且但是一方面,他们也需要更高的速度,由此会驱动整个产业开始再次使用变速器,当然了,这主要指三档和四档的变速器,三速和四速的变速器,明天早上我会在发言中,介绍各种变速器的组合,无论是二速还是三速的变速器,会给整个动力总成,提供不同的动力,如果我们要是考虑电动车的话,需要发电机,而变速器,尤其是三速和四速能够将整个动力总成系统上的传输,变得更为顺畅,提高驾驶员的驾驶舒适度,应该考虑这些未来发展的趋势。

  高卫民:谢谢Rolf Najork先生,他是全面阐述了变速器的发展技术,我们期待着明天他的报告里面,给我们更加精彩的一些解说。我们的互动一个小时过去了半个小时。让各位专家休息半分钟,如果大家有问题先准备着,到最后提出来,最后留点时间,大家台上台下互动。

  刚才介绍的时候,我把几位的简历简单介绍一下,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我看了看今天出席互动的几位嘉宾,几位技术专家。很凑巧的是,不管是世界上哪家公司的,在我们台上坐的三位是德国人,还有一位,包括我本人是在德国读书的,我并不是说变速箱技术德国是最好的,每个国家有不同的发展历史,但是不管怎么样,我们也可以看到,在德国确实有很多家从事这方面的公司,或者很多从教育体制来说,培养了很多各方面的人才。

  高卫民:从我个人的观点来讲,今天看到了汽车工业的快速发展当中,需要的变速箱技术,同时看到了我们的缺陷。今天早晨我们的秘书长在他的报告里面讲了一句话,我感触非常深。经过研究统计或者调研,实际上变速箱技术成了我们现在最关键的,汽车工业发展的最关键的技术,我们经常说发动机怎么样了,车身技术怎么样了,很少关注变速箱技术,变速箱技术已经成为我们的瓶颈。而我们今天来讨论,中国市场适用于什么样的变速箱技术,这个题目并不合适。最关键的,实际上我们国家跟欧洲相比,我们缺少了一个工业化的进程。因为一个社会的发展,需要两个进程,一个是城市化,一个是工业化。城市化我想中央领导,包括也说过,我们国家要加速城市化进程,世博会,我是上海来的,不是在这边为世博会做广告,世博会的题目是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所以大家认识到,我们在不断地加快这个国家的城市化进程,但是我们的工业化进程是没有办法去补这一课,以前我们国家是非常贫穷落后的农业化国家,我们缺少了这个过程,导致最终在一些关键零部件上,往往不是缺少创新,而是缺少基础,缺少协同,从变速箱技术本身来说,最关键的还是这些基建、液压阀,摩擦,密封这些东西。而控制理论的东西,我相信并不是最大的瓶颈。我讲这个话,主要也是回答一下那位先生讲的,我讲的技术,实际上我讲欧洲也好,德国也好,荷兰也好,我想说明的是欧洲有一个相对比较长的,比较充分的,比较完美的工业化过程,在历史的发展上,有这样的工业化过程。而由此导致很多技术,不光是工业技术,在化学工业上面,有很多先进的技术。

  当然我要引出最关键的嘉宾葛安林教授,在座的台上的,我们五个人加起来,都抵不上葛教授一个人,他在汽车变速箱技术方面,从事了多年的研究,学术造诣和成果在液压机电一体化方面,也作出了很多成就,带出了很多学生,我相信在中国汽车工业里面工作的,很多在国外工作的,都曾读于吉林大学,读于葛教授的门下。变速箱技术在中国汽车工业发展的过程当中,我们到底应该怎么样认识这个问题,我们到底应该怎么样做,是不是一定自主开发,自己做,还是什么都不做,还是跟国外企业一块做,就这样几个模式,相互之间到底应该怎么样,上升一点高度,叫辩证法认识问题,谢谢葛教授。

  葛安林:我只不过是汽车变速器里面的老兵,跟大家共同讨论一下,可能我下面的发言对事不对人,我发言比较直率,有的人听了不太舒服,请原谅。我们国家的基础,原来的变速箱全是手动变速箱,手动变速箱的人才是机电的,发展IT也好,是一个机电一体化的集成,所以这方面的人才非常缺乏。

  第二个原因取决于机电自身,搞变速箱同盟,这很好,但是主机厂的关系,没有搞的很清楚。主机往往跟变速箱厂是一个伙伴关系,往往变成了一个主仆关系。比如我前一段听说要降价了,实际上谁也没有让他降价,这样造成零部件厂商也不得不接受,不接受的话,也找不到市场,这样子的话,使得主机厂和零部件厂很难达到共识。你必须把主机厂拉进来,是一个共存共荣的关系,是一个很好的合作伙伴的关系。

  第三个就是说,我们国家的一些领导同志,有一些在他任内也好,四年也好,八年就要下台,四年八年关心给大家发红包,涨工资,是他的第一任务。至于开发什么新产品,不是他的任务,开发的不好,官职丢了,打屁股,所以他绕开了开发创新。这是我们国家长期以来走不快的重要原因,主机厂不感兴趣了,开发出来没人要,这是一个重要的问题,主机厂也好,零部件也好,要建立信心,这是能搞的出来的。有很多外界的帮助,国内有很多派出去的专家回来,有很多经验,海归有很多,实际上最重要的要有信心。

  第四个问题没有资金,过去我们看到一般发达国家是销售达5%以上作为来开发,可是我们国内呢,连百分之二三都做不到的,有的甚至没有,这样的状态之下,既没有信心,又没有人员,又没人才,领导思想还怕没有信心,所有这样一个主仆关系没有协调好,不会天上掉馅饼,这是问题的所在。

  我下面简单一点,从中国来讲,目前现在的发展趋势很清楚了,有很多事情引起重视了,已经是第一大国,但是不是第一强国,所以这个自动变速器开始提上日程。我前几天到江淮去,江淮提出来,说瓶颈最大的是自动变速器。那就是说,是2007年还是2006年,江淮领导做出指示,他们厂发展很快。他们现在已经投产,DCT正在做,实际从江淮来讲,并不是汽车的第一大户,由于领导重视,理顺了这种关系,起步比较快了。第二个,我们从大的企业来看,上汽也好,一汽也好,他们领导因为大企业很多技术就在总公司的下面,所以发展比较快,所以另外我讲一下吉利,因为吉利收购了澳大利亚,卖的也很好,恐怕DCT发展很快,吉利也是我们体现了重视自动变速器,开始大步走的重要方面。

  所以我觉得从现在的形势来看,另外谈一个制度创新的问题,不要把制度创新和国际合作看的矛盾,这两个可以做好,因为什么呢,要相互尊重,互相对方的利益,替对方考虑问题,合作关系是共生共赢的关系。从外方来讲主要是利润,从中方来说,主要是学技术。今天来看,中方和外方差距很大,外方也不要害怕,你的学生跟你差的很远,尽可以放心地教。即使将来学生有机会超出老师,也是青出于兰,感谢老师的教诲,我自己的感觉,外方很大气的,我跟外方合作过。一汽不应该忘记苏联,没有苏联的帮助,一汽不会有今天,我们不能说,什么都是自己的,这个习惯非常好。你刚才提的问题,不排除跟外方的合作,而且合作的前景可以很大。我不想占大家太多的时间,说这么多,和大家共同进步。(掌声)

  高卫民:我认为葛教授讲的非常好,总结出来就是说,很多东西必须要解放思想,自己要去做,做的过程当中,应该在很多方面向别人学习,共同合作,相信合作也会做好。在我们台上的几位里面吉孚可能有跟其他公司不一样,还是一个专门的工程服务公司。所以从双方合作的角度来讲,我倒想请吴立讲一下合作有什么见解?

  吴立:非常同意你刚才说的内容,就是我们确实是在传统的制造业的方面是发挥着不同的作用,而且我们看到最近几年里面,这种不同的作用,也是对于我们项目的成功非常的重要,像刚才您说过了,关键的一点可能是中国是一个大国,而且有非常多不同的公司,不同类型的项目。我们现在看到的情况是,一些西方的国家,一些制造公司,还有系统的供应商,有的时候发现想进入与中国公司更好的,能够理解公司要求方面是困难的。换一句话说,就是几年之前,很多的中国公司都很难将他们的系统进行集成,或者与供应商进行集成,对于工程公司的作用,显得非常重要了,要在两个公司之间形成互动,把双方带到一起合作,特别是对于集成来讲。

  很可能是因为我们是一个工程公司,所以我们想站在比较中立的位置,对于汽车公司来讲,他们是想以最低的价格购买组件,对于工程公司来讲,我们像是两方之间的调解者,这是实际上,所发生的情况。我们在其他的项目里面,也是这么做的。我们有很多像博世CVT这样的公司进行合作的时候,我们都是想看看如何把中国公司和外国的公司之间,能找到一个合作的方法。比如说外国的制造商和中国的公司,中间坐在桌面上,真正地谈一谈,因为到最后,我们可以取得非常大的发展,这样呢,我们必须需要共享。

  高卫民:我们现在再来听听,我把问题再提给叶博士,因为他是中国人,在德国留学工作,现在又是一个国际的著名公司里面,为一个德国公司工作,你怎么样看待在技术上,中国公司和国外公司的合作当中,有什么样的问题?

  叶国弘:我想就是说,今天我们大家都走到一个统一认识,就是说自动变速箱现在是一个最最关键的零部件,我可以这样回忆,当时我进入ZF集团以后,发动机是心脏,变速箱才是灵魂,那就是说,我们对变速箱的理解就是它是真正的汽车的灵魂,讲到这一点就是说,我觉得就是这上面的技术肯定是很深奥,大家是要一步步去走过来的,像葛教授说的,很多事情要实在地一步步做下来的。讲到合作的情况,我们在中国进行五档自动变速箱的国产化的生产,以及广泛的新的项目的运用,我们感到前几年你跟你的客户去沟通,他需要什么,你能帮他做什么是比较困难的。但是随着时间的延伸,我们新一代的工程师越来越成熟了,所以就是说,而且我们新一代的工程师由于跳槽的原因,大家在跳,最后整个都是大家互相认识,我感觉大家最后越来越容易理解将来在自动变速箱这一块,怎样帮助主机厂把它的事情解决。

  今天对我本人有个比较特别深的影响就是,一汽的李博士做的报告,其实自动变速箱最终是你的一个线路图的问题,你没有一个线路图,没有自己的平台,谈一个自动变速箱,只不过像去超市买一个什么东西,是走不通的这条路。我们作为一个传统的AT的制造商,我们可能永远不会是一个某个主机厂的唯一的伙伴,但是我们有它自己在它这个技术领域当中,在各个地方可以使用的机会,所以说将来的格局也会产生这样的情况。因为我们刚才讲的DCT中国,眼下大家注意的是比较小型的这些车,但是你去看看其实在中国市场上,高档的进口车,全是另外的,你去看高档的车装的什么变速箱,基本上是我们的变速箱。

  Rolf Najork:我这里想发明我的意见,我想整个变速器的市场,将会是全球的市场,是不是区域的市场,我们第五代的产品,将是全球性的产品,会在亚洲,会在欧洲,会在北美,所以说关于我们刚才讲到交流方面的问题,中国呢,有机会能够来构建未来变速器的世界的愿景,因为中国是全世界最大的市场,而且我们也有发展方面的重大的潜力,那么在与西方国家任何一个供应商都必须来到中国,生产产品,为中国,在中国,并且为中国客户的需求来进行生产。这是给我们在座的各位一个很好的机会,让我们真正实现互动。因为如果你想理解中国客户的需求的话,那么你无论是欧洲人,美国人,还是日本人,你们有一定的技术背景,但你不了解这个市场,所以这种互动,这种合作,我们将会获得更多的信息,更多的市场的支持。基于这样的挑战,特别是我们讲的电气化的发展,我们需要大量的投资,放在技术的革新的过程中。而且在中国呢,却是驱动这个过程重要的一员。我们在欧洲的印象是非常不一样的,因为现在在欧洲,每个人都非常的欣赏中国,欣赏中国经济的快速发展,也欣赏中国对于未来技术的乐观性。我们现在可以看到的,尤其在欧洲的供应商的角度,人们不愿意去欧洲的市场,而是面向了东亚的市场。因为他们的注意力更多放在了东亚的市场上,所以在整个的变速系统方面,在电子系统方面,我们有更多合作的可能性。

  无论在合作伙伴方面,我们双方有更好的发展未来,能够更好地发展我们的业务。我这里也想在就葛先生讲的一点补充一下,我完全同意您刚才对于中国,对于欧洲,我们不同系统的看法,而且呢,为了能够将我们的技术实现转移,并且将市场上导入更新的技术,我们需要有一定程度的双方的理解度,也就是说,我们必须在这个车辆的这种需求方面,进行更好的交流,这样才能够把变速器进行更好的交流。这实际上就是我们作为一个工程公司,在未来看到最大的一个挑战,需要建立这样一个知识的背景,尤其是大型的中国的OEM。而且呢,我们现在呢,是需要提出正确的问题,并且就我们技术方面的一些需求,进行良好的描述,这也是我们如何看待我们自己的作用,我们不光是要传递信息,传递知识,让人家更加的聪明,也不光是,而且是要销售产品,要挣钱,换一个角度来讲呢,我们显然也需要理解到,我们需要一定的知识,我们需要一定的双方的合作的基础,这是我们工程公司之所以来到中国的原因。

  我这里呢,还想确定一下,从我们的背景之下,我们可以说,我们有非常好的一个年轻的工程师和老的工程师的这种基础,我们现在呢,是把这种共同的知识架构进行互动,从中国人这边呢,我们是非常喜欢我们双方的这种合作的。但是我们需要更多的合作伙伴,不仅是我们需要跟我们的这些国外的企业进行合作,而且我们也需要跟中国的客户之间进行合作,这点是非常关键的。

  高卫民:各位专家阐述了他们的观点,我希望还有几分钟,我们在座的各位同行,有什么问题要提问的,或者有什么要交流的。

  提问者:咱们讨论了这么长时间自动变速箱,刚才主持人也说了,说是适合于中国的什么样的变速箱,在这点呢,我觉得有点不太赞成这个说法,应该我认为主机厂自己的车型需要什么样的变速箱,因为从自动变速箱来说,AT比如说四AT,六AT都有存在的理由,那么DCT新型的也有存在的理由,包括AMT,在轿车上也有存在的理由,但是问题是你的车辆适合于什么样的人群,你的市场是在什么样的细分市场上,需要什么样的变速箱,这是要主机厂要考虑的问题,那么另外一点,我的看法就是,不是说一种变速箱,主机厂要一种变速箱就包打天下了,可能这个变速箱,主机厂目前为止,没有很多精力开发多种变速箱,但是可以丰富自己的车型系列,包括今天早晨李博士谈的,还要根据自己的这样一个路线图,设定自己的覆盖层面,这是我想说的第一点。

  第二点呢,就是说,现在目前大家因为我参加了这样的研讨会,已经是第四次了,一次次从第一次开始,大家就把焦点放在DCT上,那么今天为止,仍然是把焦点放在DCT上面,放在多档化上面。刚才的主持人说的比较好,我们未来汽车的发展是什么样的,我们现在目前为止,来讨论的多档化,讨论的这样的效率问题,都是集中在使用内燃机的这样的一个汽车上面,那么以后混合动力有混合动力的变速箱,不一定是多档化的变速箱。本身混合动力的话,作为主机厂要生存下去,增加了很大的成本,据我理解,变速箱应该降成本,这样我们的车子才能够生存下去,这是我的第二个看法。

  那么第三点看法呢,就是说这个作为这样的一个,包括今天早晨吴立介绍的他们新型的CVT的概念,他们的车子我评价过,是不错。但是这种摩擦传动的效率,那么应该是摩擦传动比齿轮传动存在的时间应该更早,现在把摩擦传动又捡回来,无极变速的特性,又提到很高的位置上,这个变速箱有存在的理由,还有一个我没想穿的一个,这样的变速箱呢,某公司做了第一个吃螃蟹的,目前为止,不知道什么原因,量一直上不去,最近听说可能还要停。那么我不知道他们对比了没有,从成本上面,从技术上面,有什么不同,有什么一样,存在的最大的理由是什么,现在没有闹明白,谢谢。

  高卫民:非常感谢二汽的同行,它的几个问题一半是提给我的,第三个问题不讲了,不讨论了,再讨论下去,我们是挑动台上专家斗专家了,不太合适。

  第一个问题我认为是我们会议的,如果我们是互动的话,第一个问题我应该是得出的互动地最重要的结果。实际上刚才我提问的时候,我就讲,中国到底需要什么样的变速箱的技术,也许这句话本身就不完善的,或者是一个伪命题,通过我们的互动,要得出的结论是,要什么样的变速箱,根据你公司的战略,你对客户的了解,对成本,对技术,对资料这些把握来说,由此定出你一个变速箱的技术的路线图,像叶博士说的这样,到底想采用什么样的方法,不可能是唯一的方法,到底战略是什么样的,由此决定你的战术什么样的,由此决定什么东西对你最合适。我们讨论的结果,也许不能够定出来,一定DCT是最好的,或者CVT是最好的,但我认为刚才这句话是对我们企业最有帮助的。

  从我自己在上汽工作的过程中,如果你要一样东西,确实很简单,可以去超市拿一样,花钱就是了,如果要十个东西,不能在十个超市拿十样,或者一个超市十样,你想怎么样才是最合适的。今天还有什么同行有什么问题吗?

  吴立:我认为对于很多的公司来讲,的确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资源的,我觉得你谈的非常重要,因为中国的变速器行业,夜袭处于不断的变化之中,我们要多建立一个平台,有不同的细分市场,在不同的细分市场中,我们应该来了解我们的潜力,我们可以开发类似的技术,来满足细分市场的需求。具体的细分市场的需求,即便是同样种类的技术,我们也可以使用不同的目的和用途,这对于中国市场是非常适用的方向。

  管欣:回答了自动变速箱的技术问题,以及微观的技术如何产业化,并没有回答整个论坛的主题,就是还有一个就是说,在中国区域的自动变速箱的产业化的整个工业集群的主题,所以我个人建议,下一次的会议能不能围绕这个,比如现在很多先进变速箱,关键部件是来自德国的,甚至有些材料都是在国外,欧洲的或者是美国的。那么在本土这边呢,所谓的路线图,我并不提倡提国产化,不利于全球化,从全球化的角度,应该在中国这个区域内,所有的一些从原材料开始,形成了整个产业链,我很高兴今天这一次,因为我开会看到这么多的专家在这儿,我也相信,因为我是在参加一些就是规划,或者未来几年的发展当中,我觉得可能我今天有信心,传动系统可能实现产业化,但是我写规划的时候,我写不出来,在中国的自动变速箱产业化的就是宏观的一个路线图,我只是提个建议,下一次能不能在这个方面多讨论讨论。

  提问者:我在北美开发了多年的自动变速箱,我提供一个纯粹的工程方面的建议,实际上这种变速箱,像刚才叶博士说的,这种变速箱是灵魂,真正的主机厂应该拥有这个技术,车型的开发应该围绕变速箱来,这是技术上的失误,我想说这一点。

  高卫民:每个公司确实要制订自己的战略,但是也许搞发动机的人不同意,说变速箱应该围绕着发动机来做,这个不争论了。我抱着这样一个观点,如果作为动力单元,作为发动机,如果能适应动力传输的过程的话,不需要变速箱。我个人认为变速箱可能还是围绕着发动机考虑,当然我们现在有一个更好的名字,叫动力总成,这个大家都同意。希望下次有机会讨论比较广泛的问题,或者更深刻的问题。再次感谢台上的五位专家,给我们回答了这些精彩的技术问题。

  发改委发布通知,结合近期国际市场油价变化情况,决定12月22日起提高成品油价格…

mg视讯

mg视讯| 联系我们| 网站地图
2017(C) 版权所有:mg视讯